迎接世界厕所日系列报道1:来一场彻底的厕所革命
发布日期:2020-11-17 点击:1553
2013年7月24日,第67届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,将每年的11月19日设立为世界厕所日,希望通过全世界人民的努力,共同改善世界环境卫生问题。
小厕所,大民生。我国历来重视环境卫生工作,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,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“厕所革命”,强调厕所问题不是小事情,要努力补齐这块影响群众生活品质的短板。随着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方案的扎实推进,我国的“厕所革命”取得显著成效,对世界其他发展中国家解决厕所问题具有借鉴意义。
2020年,世界厕所日的主题是:可持续环境卫生与气候变化。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世界厕所日,本公众号从今日起推出迎接世界厕所日系列报道,全面展示我国“厕所革命”的斑斓画卷,敬请关注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厕所是文明的尺度,是国家发展的注脚

 

2015年7月,总书记在吉林省延边州调研时指出,要来个厕所革命,让农村群众用上卫生的厕所。习近平总书记的这一重要指示,道出了农民的心声,指明了努力的方向。农村厕所革命关乎农民生活方式、卫生健康、生活品质和农村人居环境,是一场势在必行的重大变革。



1、厕所革命是一项小角落里的大健康



一克粪便约有100万至4亿个细菌。以前血吸虫病、蛔虫病、痢疾、伤寒等疾病的高发,都与粪便的无序有着直接的关系。2017年数据显示,每年全球死于环境卫生造成的腹泻等疾病的儿童高达56万人。


粪便发生在小角落里,却关系着农民的大健康。早在1952年,毛泽东同志就提出“动员起来,讲究卫生,减少疾病,提高健康水平,粉碎敌人的细菌战争”,全国掀起了轰轰烈烈的爱国卫生运动。


2、厕所革命是一个环境问题


目前厕所基本上是水冲厕所,都是沿用欧洲早期城市化的排污模式,较完善的污水管网和现代污水处理厂,这种模式给生活带来了巨大的方便,但是也面临很多的问题,如高耗水、高耗能、物质不能良性循环等等。


最大的问题就是物质不能良性循环水冲厕所还会产生水体污染问题。过去在污水处理率不断提高的情况下,我们的水质,特别是城市水体的水质却在不断的恶化。


 

从个人到环境到社会,实现一个总体的协调,我想这是我们需要思考的一个问题,这儿有一个19年刚刚发表在Nature杂志上的,咱们中国学者发表的一篇文章。

 

 

他分析了中国从1955年到2014年氮循环的变化,我们可以看到,是考虑到了化肥,人的粪便,农村和城市的畜禽粪便,包括农业废弃物等等,氮的循环利用。

 

我们看到从粪便的角度,使用量基本上没有变化,就是说量变化很少。化肥的使用量实际上是在逐年增加的。从营养物质的循环利用的循环率的角度,在60年代,70年代的时候,循环率是在百分之九十以上,这是氮的情况,当然磷也是。随着化肥的量的增加,它有一个对应关系,就是这个循环率,是在越来越下降的。

 

就是说我们没有把氮还田,实际上氮进到了水体里面,所以有富营养化的问题,这是最新的一个数据。从这可以看出,我们在解决厕所问题的时候,是不是还要考虑更远一点,更长一点的系统和范围。


全国禽畜粪便年排放量已达18.84亿吨,相当于工业废弃物年排放量的3.4倍,养殖场大量的禽畜粪便污水,已与工业废水、生活污水并列,成为水环境污染的三大源头之一。并成为阻碍禽畜养殖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因素。


禽畜粪便含有大量的病原体及其他污染物,影响土壤水体、饮用水源危及人民健康,我国目前畜禽粪尿的利用率不高,大中型养殖场,一般不到20%。


我国目前农村的面源污染中,35%~40%来源于畜禽粪便,10%~15%来源于化肥,而50%来源于村镇的生活垃圾与生活污水,中国是使用化肥强度最高的国家,多种复合污染,导致我国水污染恶化、土地贫瘠的状况会越来越严重,最直接最根本的途径是多使用有机肥和农家肥,少用化肥。



人的疾病80%与饮用水有关,央视新闻调查栏目曾经推出的《河流与村庄》节目所揭密的河南省沈丘县黄孟营的癌症死亡之谜,是水污染与癌症关联的最佳佐证之一。


中国疾控中心对淮河流域水环境的研究,2013年6月,首次证实了癌症高发与水污染有直接关系。


中国住建部副部长仇保兴说,“我国城镇化率已经超过50%,国际经验表明,城镇化率达到50%之后,是水污染危机的高发期,也是修复水生态的关键期,一旦错过这个机会,将会付出极为高昂的治理代价。”


目前我国只有50%~60%的污水能够处理,即使发达国也只能达到70%~80%。处理不了的部分直接排放,污水处理是世界性难题。



3、厕所革命是一个小村庄里的大工程


 

美丽乡村建设既要“面子”,更要“里子”,特别是实施厕所改造、污水处理这样的“里子工程”。


改厕既要拆除旱厕,又要铺设地下管道,还要建设终端处理设施。长久以来,其难度超出了人们的预期。但在各方共同努力下,我国的改厕仍然取得显著成效。


2018年全国完成农村改厕1000多万户,农村改厕率超过一半,其中六成以上改成了无害化卫生厕所。浙江2003年实施“千万工程”初始,就把改厕作为五大项目之一,到2018年全省农村卫生厕所和无害化卫生厕所普及率分别达到99.6%和98.5%。



4、厕所革命是一场小改变里的大文明


 

印度演员库玛尔接受媒体采访时说,“我无法理解我们能把火箭送上火星和月球,却修不好一座厕所,停止这个国家里的随地大小便行为。


”我们也一样,改变沿袭几千年的传统如厕环境和观念,绝非易事。这是一场文明的较量。在江西,省委常委、副省长挂帅,成立厕所革命领导小组;在浙江,常山县建立农村厕所“所长制”,乡镇主要领导任所在区域厕所所长,村支部书记任所在村公厕所长;在福建,福安市改厕工作一周一督查、一周一通报、一周一约谈,督查结果直接与领导干部绩效考核挂钩……


回望新中国70年壮阔征程,厕所从粪便暴露、苍蝇横飞、臭味弥漫的露天粪坑,到使用方便、干净卫生、舒适无臭的抽水马桶,甚至有的地方建成集如厕、购物、上网、休闲、阅读、休憩等多种功能于一体的“第五空间”,农民的生活方式发生了深刻变化,生活质量实现了巨大提升,人居环境取得了显著改善。


但部分地区露天粪坑仍然存在,一些地方粪污处理仍不到位,农村厕所革命仍任重道远,还需久久为功。



5、推进厕所革命,要加强要素支撑


 

农村厕所革命是关键小事、民生大事,必须加大资源整合,强化要素支撑。在组织领导上,要落实县乡村党组织书记作为农村厕所革命的第一责任人,农业农村部门做好牵头抓总,相关部门各司其职。


在政策上,要落实好《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方案》《关于推进农村厕所革命专项行动的指导意见》,配套地方政策。


在资金上,要加大投入力度,采取以奖代补、先建后补等方式,引导社会资本积极参与。


在技术上,要实行治理规划、图纸设计、招标采购、现场施工、检查验收、运维管理等各个环节的标准化操作。



6、推进厕所革命,要把好环节关口


如何把农村厕所革命这一“民心工程”办成“满意工程”,确保建一个、成一个、老百姓满意一个,就要落实好中央十部委《关于切实提高农村改厕工作质量的通知》,严把“十道关口”。


即领导挂帅关、分类指导关、群众发动关、工作组织关、技术模式关、产品质量关、施工质量关、竣工验收关、维修服务关、粪污收集利用关。




7、推进厕所革命,要坚持因地制宜


我国幅员辽阔,各地资源禀赋不同,风土人情多样,在改厕的具体实施上,既要考虑南北方环境资源条件的差异,又要考虑干旱地区、高寒地区的特殊情况,还要考虑不同民族生活理念上的差别。即便是在同一个省份,也要根据山区、海岛、丘陵、平原的不同特点,采用适合当地的改厕方式。

68

8、推进农村厕所革命,要注重农民主体


 

老百姓既是厕所革命的受益者,更是厕所革命的主要参与者。在推进厕所革命的过程中,要始终把农民放在主体地位,在充分尊重农民生产、生活传统方式的基础上,按农民需求确定工作标准,以服务尺度衡量推进方案,用群众眼光监督改厕成效,增强农村厕所革命的内生动力,实现“要我改”到我要改”。

400-9939-552